•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雷剧游戏 > 旅游

东莞“观音山事件”幕后黑恶势力大揭秘!(一)

2021-02-16 11:51:141260
内容摘要:  说起东莞民企和东莞旅游,都绕不开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的“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因其在东莞极具代表性。这个国内第一家民营AAAA级旅游风景区,从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接手承租经营至今,时间已过去了21年。这21年是观音山人砥砺前行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21年,也......

  说起东莞民企和东莞旅游,都绕不开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的“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因其在东莞极具代表性。这个国内第一家民营AAAA级旅游风景区,从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接手承租经营至今,时间已过去了21年。这21年是观音山人砥砺前行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21年,也是黄淦波这个新时代护林人保护森林弘扬正气的21年,更是令他备受折磨、刻骨铭心的21年。

  观音山景区位于经济发达又毗邻香港的东莞市樟木头镇,这里的森林植被在曾经的“世界工厂”里显得弥足珍贵。从1999年黄淦波承包经营后不久,当地一些人就开始反悔想毁约收回经营权。山林被收回就意味着可能用于房地产开发,成为少数人享有,成为利益集团瓜分财富的场地。所以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挺身而出,为了保护森林弘扬文化正气和贪污腐败及黑恶势力进行了殊死搏斗。

  观音山景区从承包经营至今经历了诸如恶意参股、索要礼金、暗中设局、制造事故、恶意收购、违法施工、打洞穿越、疯狂砍伐、违章乱建、选择执法、贪污功德款甚至暗杀绑架等等阻碍景区发展以及要将黄淦波彻底了断的一系列恶性违法事件,这些事件可定义为东莞“观音山事件”。

  这些事件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搞垮观音山,但手段却繁多——有明目张胆设局暗害,有利用公权力打压,有权力在幕后操纵黑恶势力冲在前面动手等等,这一切说耸人听闻一点都不过分。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观音山事件”背后到底有哪些贪污腐败及黑恶势力,他们都对观音山公园用过哪些手段,以及造成过哪些伤害?

  ——看透东莞“观音山事件”对感受东莞民企的处境,对了解东莞营商环境之恶劣,对东莞城市未来发展走向,会有全新的认识。

  一、“观音山事件”之诱因

  改革开放以来,东莞的32个镇街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产业结构和发展特色,各自实力雄厚。在各个镇街经营的企业都成了当地的“香饽饽”,企业想稳定发展业必须交“投名状”或者被潜规则,不然就会被收拾,直至投降或卷铺盖滚蛋。据当地人透露,每逢年节,各部门分管一摊的领导家里的门铃都会被上门送礼者摁坏,过完节就要更换门铃。

  仔细分析观音山公园这些年来所遭遇的种种磨难和赤裸裸的打击报复,无非两个诱因:一个是利益冲突,一个是文化冲突。

  1、利益冲突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这个利益冲突在东莞的表现是,权贵集团想将观音山公园收回开发房地产(或受他们驱使为他们作用),将国家森林公园变成少数人攫取巨大黑色利益的工具,变成少数人享用的山林别墅,黄淦波对此坚决抵制。

  为什么权贵集团一直想收回观音山而去开发房地产呢?怪就怪观音山有得天独厚的森林资源和自然秀美的生态环境,让我们对比一下香港太平山看看。

  香港太平山,被香港人简称为山顶。太平山原名“硬头山”,古称为香炉峰,海拔高度为554米,是香港岛的最高峰。站在山顶瞭望台上可以俯瞰美丽的香港。而从山下上山过程中,更可以看到太平山上隐约着的一些亿万豪宅,可以想象一下豪宅里富豪们的幸福生活。

  观音山属丘陵山地,地质较古老,森林覆盖率92%以上,是东莞地区最茂密的原始次生林。观音山森林公园园内最高点为耀佛岭,海拔566米,观音广场海拔488米。这里全年气温最低5摄氏度左右,无明显冬季,负氧离子极高,是天然氧吧更是休闲养生的极佳场所。

  东莞观音山公园和香港太平山直线距离约110公里左右。观音山公园所在的镇樟木头镇被称为“小香港”可以追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高峰时期大概有十五万香港人在樟木头镇置业生活。究其原因其一是当时香港的房价约为樟木头镇房价的十倍,大批香港人到樟木头买房生活;其二是改革开放后许多香港人到东莞投资建厂,其中部分港商就近在樟木头买房居住,方便企业经营管理。

  2002年7月中至8月底樟木头镇举办“香港人旅游节”活动期间,更是创下销售楼房、别墅、铺位1032套,销售总额3.2亿港元,带动社会消费7.5亿元的佳绩。樟木头镇“小香港”的美誉更是驰名中外。

  ——看到这里,相信诸位终于明白了观音山森林公园在利益集团心中的地位了吧?他们每次过香港看到太平山,回来在到樟木头观音山上向外远望,能不心潮澎湃吗?这一大片森林如果开发房地产,保守算也可创造近千亿的产值,而这一大片森林却被黄淦波保护着,他们垂涎已久却不能染指,这就很让他们恼羞成怒了。这是观音山公园遭受痛苦的重要原因之一。

  2、文化冲突

  历史上的东莞人文荟萃,改革开放前期的东莞拼搏进取,经济迅猛发展。后期受港台及西方拜金思想的影响,东莞一度从上到下弥漫着一切向钱看的风潮,从政府官员到工农士商许多人抛弃了曾经的优秀文化传统,开始“笑贫不笑娼”,从2000年前后黄色经济渐盛,后黄毒泛滥,成为闻名全国的“性都”。虽然东莞政府明面上也曾扫黄,但在刘志庚等贪官的暗中庇护下,数次死灰复燃蓬勃发展,直至2016年刘志庚倒台,东莞的黄色经济才慢慢谢幕。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对于热爱东莞的本地人黄淦波来讲,他和这个城市血脉相连,多年的读书使他养成热爱中华传统文化又嫉恶如仇的性格。

  从1999年年底接手观音山公园,经过若干年大投入且艰苦的基础建设,观音山硬件初具规模。到2002年初经全员协商确定了观音山公园的发展基调:第一,观音山绝对不能有黄赌毒,绝对不在任何发展节点上和任何人有利益输送。第二,用50年时间把观音山建设成为中国第五大佛教名山,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核心目标。

  虽说做事情有了目标就能看得更远,走得更稳。但是,当这个目标和其他人尤其是部分当权者的目标有冲突的时候,你越是坚守目标洁身自好,则会受到越加沉重的伤害和围攻。在一个帮派势力深厚、贪腐恶习横行、钱权交易流行的城市,观音山公园或说黄淦波想独善其身,并勇于揭露各种违法违纪和社会黑恶行为,坚持21年没有屈服,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抗争精神?这也是观音山公园遭受折磨和打击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二、东莞营商环境的演变

  我国改革开放的时间始于1978年,后来四十多年里,广东省GDP一直位列全国第一名。而东莞市的发展在其中也曾经有很亮眼的表现,一度排在广州、深圳、佛山之后,成为广东省经济强市。

  1978年,东莞人与香港商人合作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对来料加工厂——太平手袋厂。广东率先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东莞站在最前沿。

  1987年,新华社广东分社发表《广东跃起四小虎》的报道。顺德、南海、中山和东莞“四小虎”的惊艳表现,逐渐引起全中国乃至海外人士的关注。2000年,东莞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脑资讯制造业基地之一,其电脑资讯产品在全球市场占有相当的份额。IBM亚洲区副总裁当年曾说:“如果东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塞车,全球将会有70%的电脑产品缺货。”

  一直到1999年前后,东莞的营商环境还是比较良好的,那段时间企业开足马力求发展,政府积极协调资源做好各种政策保障,东莞经济超速发展。可以说,1999年是东莞营商环境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东莞和香港往来日渐密切;随着内地官员频繁出境参观考察,以及港台商人在内地时间渐久,他们奢侈的生活严重的触动了内地人的神经,东莞上下一切向钱看、享乐攀比之风开始盛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成了官场潜规则,于是乎,各个职能部门都开始想着法子在自己职权范围内捞钱,东莞的营商环境开始变坏。

  东莞是市镇两级行政结构。32个镇街各自实力雄厚,俨然是地方诸侯。这种特殊的镇域经济,造就了镇街主政官员特殊的地位。比如,尽管镇是科级单位,但东莞镇里的书记、镇长,清一色都高配为处级干部,镇街地位非同一般。

  东莞绝大部分镇街官员宁可呆在镇里,也不愿上调到市里,因为镇街更有实权,油水更多,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东莞干部的市内交流十分困难,他们更不愿意调到其他市县交流。2011年11月,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升任广东省副省长(2016年落马,2017年被判无期徒刑),他曾在2010年7月召开的全市领导干部会议上“发牢骚”说,东莞的干部到市外去交流很难,科级干部不愿意去外地当县委书记、县长,承诺3年后让他们回来才肯去。

  交流提拔且是提拔为县委书记、县长,如此“优待”,东莞干部都不愿去,干部交流难的境况可见一斑。对比广州、深圳,东莞镇委、镇政府的干部配置中,绝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官员,外地官员极少在东莞镇街担任“一把手”,即使有外省官员到东莞任职,也是很难开展工作,下面不是消极怠工就是联合起来捣乱,使之干不长久或难出政绩。民间评价东莞官场,时常挂着一句“东莞人的东莞”。

  这里面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东莞经济发达,各镇街的官员各管一摊,各种私下参股利益输送等潜规则甚多,这些灰色收入高出工资几倍、几十倍甚至更多。坚守原则不伸手捞钱的官员极其少见。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环境里,哪位官员愿意轻易离开?

  这种留在原地,缺少交流的生态,导致东莞基层干部跟村长村干部一般,缺少进取心,聚到一起的时候往往交流谁捞的钱多,而不是谁的工作做的到位;谁捞的多谁有本事,被大家追捧,不捞钱捞不到钱的被瞧不起。他们严重排外并且时常“抱团取暖”,其实就是拉帮结派,经常以某个镇长大或者东莞某中毕业为最亲密关系划分圈层。在东莞落户企业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哪个部门,那么其他部门多半也不会给好脸色看,甚至暗中使绊,一起联手收拾该企业,因而东莞营商环境越来越恶劣。

  观音山公园所在地樟木头镇也比较特殊,它是东莞唯一的一个客家古镇,当地居民有两万来人,他们客家语言跟东莞广府的语言不同,是独立的语系,客家人大多都吃苦耐劳、勤劳简朴。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以后,樟木头大概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当地官员中的一些人就开始变了,变得极为追逐个人利益,追逐升官发财,跟原来客家优良的传统作风就背道而驰了,他们从量变到质变,从小变到大变,最后形成了一股当地的黑恶势力。

  三、“观音山事件”幕后黑恶势力大揭秘!

  回首看1999年签订承包协议的前后情形,凭良心讲,黄淦波是揣着热爱接手观音山这个烂尾项目的。因为热爱故乡,他想为故乡保护一片青山绿水的生态环境;因为热爱中华传统文化,他想做那个弘扬传统文化,让故乡正本清源,恢复文化内涵的人,复兴古老莞邑曾经的文化风采,让自己的故乡能被人欣赏和赞美。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黄淦波有个弘扬文化的梦,但是现实却非常残酷。就在1999年11月30号签完承包协议没多久,石新村原书记就因为投资建设此山没有收益被免职,不仅村书记,包括副书记、村委、村出纳、会计等也都被免职,也就是说老书记那一派全部被免职。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和村书记对立的那一派起来了,他们很快就萌生毁约的想法,随即对黄淦波很不友好。不仅如此,樟木头镇的某些领导也不认可这个承包项目,还有一些人在背后不时的说他搞封建迷信活动,包括当时的统战部领导。及至后来几年随着房地产开发大热,樟木头镇的区位优势愈发明显,观音山的生态环境更让权势人物垂涎。

  那么,搞垮一个人(企业)的招数,都能有哪些?无非是栽赃陷害,经济上搞垮,名声上搞臭,肉体上折磨等。为什么前文说“提起东莞民企和东莞旅游,都绕不开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的观音山公园”?因为这观音山上公园和创始人黄淦波的遭遇能让世人见识到,一些拿着国家工资却整天想着整人捞钱的官员们做能使出的花样繁多的招数……

  1、遭遇官场潜规则

  在东莞没有遭遇潜规则的企业可谓寥寥无几,没有潜规则过企业的官员更是非常稀少。有些企业主动和有关部门搞好关系,逢年过节及时“上贡”,所以可能就过得太平一点。而有些企业就不那么识趣,所以在官员眼中就成了另类,企业去办事被敷衍推诿不说,还有可能给穿小鞋,或招致打击报复。

  黄淦波和观音山公园就是这样的另类。

  2000年底,观音山被批准为东莞市森林公园。2001年初开始,为了及时完成观音像的建造,黄淦波和他的团队快马加鞭的赶进度。有一天黄淦波突然被通知,说是东莞市统战部领导找他去,于是,他及时到达领导办公室,没想到这是一次很不愉快的会面。

  该领导没说几句话就给黄淦波定型成搞封建迷信,并拍着桌子训斥他,声称如果不及时停工就派人抓他去坐牢!可是,在黄淦波心里他始终认为保护一片森林以及建造观音像让世人膜拜都是好事,现在怎么会有这么不通情理,这么蛮横的领导?于是,他气愤的离开该领导办公室。

  后来回到自己办公室的他,见到员工们就吩咐:大家不要停工,继续干,一定要把观音像竖立起来!

  让人意外的是,到了2002年初,观音像顺利开光和观音寺重建奠基仪式完成后2个来月时间,这位统战部的领导又安排人过来拉拢黄淦波。

  第一次是恐吓,显然没有奏效。这一次是拉拢,其实就是找了一个中间人,找到黄淦波提示他要学会做人,所谓学会做人就是花钱投靠。而这个花钱投靠的代价是50万元。这笔钱在2002年初堪称是一笔巨款!

  对于这样的勒索,黄淦波自然没有屈服,不仅没有屈服而且说了气话: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他爱咋滴就咋滴!

  这位统战部长被怼了回去,没当成保护伞,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礼物”,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于是很快就展开了报复行动。

  结果不到一个月,那位统战部长就出手了,他利用自己的职权,向东莞市各个部门发文,说观音山是社会无业人员搞的封建迷信,让大家划清界限,提高认识,共同抵制观音山。

  被统战部门下文,要求政府各部门和被点名者划清界限,这个事情在任何一个城市都是挺严重的情形,这会涉及站队等诸多问题,这个举动对观音山打击不小,导致后来一段时间再去政府部门办事有处处碰壁的感觉。

  然而,试图向观音山伸手的还不止东莞统战部这一个部门。

  2002年三、四月份的时候,东莞市林业局一个姓曾的科长,奉领导之命过来找黄淦波。

  这位科长以前和黄淦波见过一次,他带话过来说他们一个姓陈的副局长想跟黄淦波合伙开发观音山。但是,合伙的意思是不出钱,却要占干股,而且这个干股的比例不能太少。这明显是要充当保护伞,坐享其成的思路!这个说法也被黄淦波婉拒,他对那位姓曾的科长说:你这样,你回去请你们陈局过来亲自和我谈吧。

  后来,这位陈局也没有过来找黄淦波商谈入干股合作开发的事情,大家都是明白人,等到这样的回答肯定是没得谈啦。但是,伸手没有要到干股,那岂能让你好受呢?如果此事就这样过去,岂不是显得领导太无能了吗?后来的一系列的事情证明,这位领导在他的权力范围内,对观音山公园进行了多次或明或暗的打击报复、选择性执法等。

  2、东莞市林业局:知法违法几时休?

  东莞林业局是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上级主管部门之一,也是东莞2465平方公里林业的行政管理部门。

  从2002年三、四月份,东莞林业局某副局长来伸手要干股被拒后,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林业局就开始“捣鼓”观音山,开始看他们不顺眼,就是这也不合格,那也不合规,开始明里暗里找茬。

  2004年起,为了提升品牌价值和管理水平,为当地文化、经济、社会做出更大贡献,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始着手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的准备工作。2005年起公园向东莞市林业局报送了有关申报材料,请求批准和支持。东莞市林业局以东莞市没有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先例等理由不同意申报。其实,东莞市林业局的真实目的,是想通过阻止观音山森林公园升级为国家级森林公园,为贪官操纵吞并观音山公园提供方便,为难观音山就能得到贪官刘志庚的赞许,拿下观音山那更是有大大的好处。

  由于得不到市林业局和镇政府的支持,观音山公园不得已按照国家行政许可法的规定,直接向广东省林业厅申报,并获得支持。后经省林业厅和国家林业局审核,2005年12月23日,国家林业局正式批准成立“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2005年观音山成功申报为国家级森林公园之后,时任东莞市林业局局长的罗松茂居然多次跑到省林业局大吵大闹,要求撤销观音山的国家级森林公园的称号。按理说,东莞市林业局本来是观音山的“娘家人”,却因为没有满足自己的私心,开始公开为难观音山公园。

  在接手观音山项目后不久,黄淦波及设立的公司即要求石新社区居委会履行约定办理移交并向东莞市林业局申请办理《林权证》。可是,石新社区居委会和樟木头镇不予配合、东莞市林业局不仅不予办理,却在2005年3月29日以换证为名,将涵盖于观音山森林公园的6,484.5亩的林权分九个《林权证》核发给石新社区居委会。

  之后的十多年来,观音山经营方多次向东莞市林业局请求对《林权证》的使用权人进行变更。然而,市林业局长期以来采取推诿拖延不予办理,直到今日。东莞市林业局一直就在制造错误,而不纠正错误。这是多么可怕的渎职,也是对观音山公园的极其不公平待遇。

  2015年4月清明期间因村民携带香、烛等违禁品上山祭祖,公园周边发生四起火警、火险,最严重的一起是连烧3个山头,大规模森林烧毁,过火森林面积超500亩等等。针对国家森林公园森林被严重毁灭,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观音山公园屡次向林业等部门反映,东莞市林业局认为“历史问题不要再翻旧账”,并称种植荔枝林的地方是村民的自留山,观音山公园没有给过任何经济补偿。但翻查2003年相关资料,这些区域早已被省、市划定为“生态保护林”,任何人不得砍伐。

  因为有了林木被烧毁的教训,在公园内建立消防通道及蓄水池是观音山公园面临的首要问题。为了建防火通道,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公园已向樟木头镇政府有关部门提出了书面申请,要求修建防火通道和蓄水池。建立消防通道及蓄水池,既是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基本需要,也是保护森林生态安全的基本需要。

  由于公园的所有行政许可申报,政府相关部门都要求提交《林权证》,而发包人石新村怠于履行义务,导致了《林权证》上的使用权人长期未予变更,进一步导致公园无法提供行政许可申报所需要的《林权证》,使得公园开发建设的所有行政许可申报都无法通过。

  2017年12月5日、6日观音山存在“豪华坟墓”的现象先后被北京青年报、北京时间等媒体曝光后,东莞市林业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很快回应:当前正处于前期调查阶段,不能透露太多的具体细节。而当媒体报道后第二天,观音山公园就意外接到了东莞市林业局作出的东林罚权告字[2017]第213号《林业行政处罚先行告知书》。对观音山公园在“飞云顶”原来的路上进行“缩窄硬化”铺路和挖水塘,作出行政处罚。责令限期一个月内恢复原状,并且罚款183251.166元。

  时隔不久,2018年3月27日,观音山公园再次收到东莞市林业局的行政处罚书。据东林罚决字[2018]第6号《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显示,观音山公园擅自在“飞云顶”(土名)山头的林地上挖山开路和挖水塘,该行为已经构成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的违法行为,违法程度较重。

  2018年3月9日,广东省国有林场和森林公园管理局在省林业厅邀请了东莞林业局和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商谈观音山公园今后发展有关事宜,经充分探讨和协商,达成共识。会议认为,各方应以长远的眼光和务实的作风看待和解决存在问题,依法建设经营,积极谋划、共同努力,发展好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共同擦亮国家森林公园的品牌。

  会议纪要指出,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已于2017年到期,广东省国有林场和森林公园管理局已于2017年7月下发修编总规的督导通知。东莞市林业局应发挥林业主管部门职能作用,主动督导、协调和指导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完成森林公园总体规划修编工作。规划编制完成后,东莞市林业局应切实履行保护管理职责,支持森林公园依法依规建设,完善森林公园各项配套建设手续。

  但是,东莞林业局阳奉阴违,违逆广东省林业厅会议纪要,以勘界要挟,会同樟木头镇政府携四个社区“村霸”强迫观音山森林公园必须以高于市价10倍的价格开发合作。并欲解除撤销最高法终审判决书原合同,与石新社区重新签订20年新合同,同时还必须同意高压线违法施工等等,否则东莞市林业局将不支持观音山勘察四界以及《总规》的修编,国家林业局可能会因公园延迟修编而取消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称号。

  观音山公园为了尽快完成总规修编,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以坦诚的态度与东莞市林业局沟通、协调,好让公园在正常平稳的轨道上运行,能进一步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和保护当地生态环境。

  广东省国有林场和森林公园管理局为协调观音山开展工作,特意邀请中南院来观音山公园勘界,为公园的《总规》修编做准备,事先省局与观音山都与东莞市林业局三方协议好的,日期都已经订好。可是,东莞市林业局在没有征得省局和观音山公园同意的情况下,却擅自单方面撕毁协议,临时通知取消此次勘界,造成观音山公园期盼已久的事情落空。

  2018年9月26日下午,东莞市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叶永昌来到观音山公园,就公园总规修编和四个社区提出的“合作模式和价格问题”进行要挟,并向观音山公园提出3个苛刻条件:(1)必须同意高压线开工;(2)必须同意接受四个社区开出的合作及赔偿条件并签订协议;(3)如果观音山不接受他们提出的条件,将不支持配合观音山公园总规修编。(4)而观音山公园总规修编如果延误,国家林业局就有可能取消国家森林公园称号,这就给观音山公园造成非常被动的局面和两难的选择。东莞市林业局却故意设置障碍,恶意拖延时间,对此难辞其咎。

  叶永昌主任带来的所谓“合作模式”有两大问题;(1)拒不承认最高法院判决观音山公园与石新社区当年签订的《合同》有效,强令公园必须与石新社区重新签订相关协议取代原有《合同》,并要对原有的所有设施进行重复收取利益。(2)以高出市场价格10倍左右的山林价格开出四个社区与公园的合作条件,赤裸裸地张开血盆大口。(3)这完全是东莞市林业局勾结村霸为所欲为,强买强卖的无耻勾当,理所当然的遭到观音山公园的拒绝。(4)对此,公园也将此情况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投诉,希望东莞林业局悬崖勒马,还公园一个公道。但是东莞市林业局却摆开阵势加紧围堵观音山公园,非要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

  纵观这些情况,暴露了东莞市林业局是故意设置障碍,制造事端,别有用心,想方设法阻止观音山公园总规修编及正常发展。非要置观音山这家优秀民营企业于死地,这种违法乱纪,肆意践踏当地民营企业正当合法权益的恶劣行径必须予以查处。

  3、东莞市供电局:空中架设“五线谱”

  自2002年始,广东电网公司在未经公园同意,在审批手续的不齐全的情况下,先后将多组高压线塔强行架设在观音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内。其行为不仅严重破坏了公园的生态环境、旅游资源和景观价值,而且还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引发了诸多的社会问题,对公园的持续发展和森林保护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广东电网东莞供电局在未经公园方同意,也未向公园方提供国家林业、国土资源等部门关于同意在公园内架设高压线塔的批复文件,就擅自违法在国家级森林公园内毁林施工,架设高压线塔。

  目前,有七组高压线路,十余座高压线塔穿行架设在观音山景区内,它们分别是:220千伏东莆甲乙线,110千伏古塘线,110千伏古清线,110千伏古裕线,110千伏古樟乙线,110千伏鹿窝输变电配套线路,220千伏东莞—角布双回送电线路工程;其建设时间分别为:2002、2004、2005、2006、2007和2012年。

  根据原国家林业局的有关规定:“凡征占用国家级森林公园的林地,须先征得经营管理方的意见后,再逐级上报地方各级林业部门同意,最终报送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园管理办公室审批。”在这七组高压线中,除一组是在公园建园之前就存在的,另一组为观音山公园同意架设的外,其余的五组既没有经过公园、省林业厅、原国家林业局同意;也未提供相关合法手续的状态下便强行施工。这些高压线塔均穿行架设在公园主要游客通道上空,且未按要求升高架设。景区路基较高处,高压线距离地面仅为3米多。

  公园多次复函供电部门,明确反对高压线穿越观音山公园,省林业厅也曾致函供电部门,对其高压线工程穿越观音山一事表示质疑并提出建议,但供电部门为了自身利益,无视法律法规,最终将高压线网“落地”观音山。

  多年来,广东电网公司东莞供电局,曾屡次发函要求观音山景区支持配合其高压线在公园内的架设工作。但公园从保护生态环境、确保游客安全的角度出发,明确复函给供电部门表示反对,并指出其所架设的高压电网存在选址不当、破坏环境、线路离道路地面过低等问题,一旦形成事实,将会造成安全隐患、破坏森林资源、影响生态环境、降低景观价值、阻碍公园持续发展等问题。

  广东省林业厅在《广东省林业厅关于观音山森林公园内电网建设问题的复函》中也明确表态不同意高压线从观音山公园通过,并强调“观音山公园是国家级森林公园,按照国家林业局的有关规定,项目建设应以不占或少占用国家森林公园的林地,避免或者减少对森林景观、生态以及旅游活动的影响为原则。由于高压线穿越森林公园核心区会给森林公园游客带来较大的安全隐患,广东省林业厅建议广东电网对高压线走向作必要的调整,避开森林公园或从公园边缘经过”。

  根据国家电力法有关规定:110伏的高压线距离地面及建筑物的距离应该在10米以上;220伏以上的高压线距离地面及建筑物的距离应该在15米以上。电力设施保护条例17条4款强调:不得在高压电线、电缆周边附近区域进行建设,也就是说观音山以后都不能在高压线的这个区域内进行工程建设。那么原有的观音山景区总体规划将不能实施。根据《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办法》,国家森林公园属于禁止开发的区域,原则上只要不符合国家森林公园主体目标的项目,都必须绕开森林公园的范围!

  多组高压线网和十余座线塔穿行架设在观音山园内并横跨数个山头,导致了公园的多项基础设施无法实施。如按照先前经林业厅批复的观音山景区总体规划:仙泉水库——观音广场将会建设一条观光索道,沿途既可观赏峭拔的山峰和葱郁的森林景观,是连接大尖峰活动区到山顶广场的空中游览线,游客可感受森林中的清新空气,也可远眺樟木头风光。然而由于多条纵横交错的高压线网,此项工程只能停滞。

  每个到访观音山公园的游客都能看到多条高压输电线,像斑驳的蜘蛛网横在公园上空。

  然而!!公园用电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合法解决。东莞市输电线路只进入公园约600米左右,东莞市供电局仅提供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约20%的市政供电,其他约80%供电是公园自己用柴油发电机解决,而这个时间居然是21年!也就是说观音山公园自承包经营至今,虽然已经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却连一个最基本的“村村通”的用电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我(东莞市供电局)能在你公园架设高压输电线,我却就不给你供电,你能奈我何?当地政府的刁蛮(违法)行为是不是令人发指?!

  4、东莞自然资源局:野蛮执法很粗暴!

  2020年已经过去,疫情带给人类社会的伤害还没有结束。东莞观音山公园更是连遭重击。原本民营企业生存就面临诸多困难,加上疫情对旅游业的重创,使观音山公园更是雪上加霜。

  2020年10月27日,观音山公园收到东莞市自然资源局的一份“大礼”——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

  从告知书中的数据可以发现,东莞自然资源局罚款的举动真是煞费苦心,居然有对0.08平方米(相当于一张A4纸大小),1.19平方米建筑物的拆除(或没收),还有对其他地方4.44平方米一般农用地及7.3平方米建设用地的罚款措施。

  告知书最后,按照林林总总的罚款条目,东莞自然资源局一共开出了高达55万多元的巨额罚款,其中每一项内容都是顶格处罚。

  而面对这样选择性的执法行为,观音山公园于2020年10月30日正式回函据理力争,提出如下几方面异议:

  第一、该告知书所述的建筑物均形成于2001年至2003年之间,而且,上述建筑物早已成为国家森林公园必须的配套服务设施,主要目的及功能是服务游客,符合历史遗留问题建筑的有关规定。其次,贵局在2019年也就观音山公园内建筑进行过排查行动,认为上述建筑物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无作出任何违法事实的认定。

  第二、就观音山公园内多幢超面积别墅问题和公园门楼至仙泉水库附近60余幢(间别墅、厂房、商铺等问题,多次向贵局及有关部门投诉,但贵局一直未作出相关处理。贵局的选择性执法行为已违反了我国行政法律法规的规定。

  第三、石新村村民的违章建筑在公园内就多达近百处,且均形成于2014年及之后,2019年观音山公园以书面形式向贵局及有关部门反映,但贵局未予以正面回应,也未作出任何处理,现在贵局却仅针对观音山公园内的历史遗留问题作出认定和处理,是明显的选择性执法。

  ——面对观音山公园的质疑,东莞自然资源局“公事公办”的于11月20日举行了一次听证会,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式而已。

  然后,于2020年12月8日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也就是最后通牒!

  真实的情况是:

  自2003年到2020年,在石新社区书记蔡树生等人的包庇纵容下,仙泉烧鸡店、湘商休闲农家乐、信鹏彩石厂、熏蒸养生会所4处经营性项目、多家临时商铺、别墅、住宅等超70多处违法建筑在观音山公园内违法建成。

  多年来,石新社区书记蔡树生等人,对观音山公园的边界线故意不予承认,同时也一直拒绝提供有关原石新村范围的“红线图”,蔡树生等人根本不遵守并违反双方协议约定及《土地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反而还变本加厉,频频做出侵害承包经营方正当权益的事:他将公园管理的土地私下违规转让,一家占地约4000平方米的“信鹏彩石场”就在公园核心区域内违法开办,并长期霸占公园停车场、私占苗圃等土地拒不归还,严重影响了公园的生态环境和旅游环境。同时他于2009年带头在公园内的森林里毁林6亩,建起了两幢大别墅。这两栋别墅其一占地约300平方米,建设时砍伐森林近6亩,推平山坡约3800平方米。另一栋别墅建筑面积约500平方米,占地面积超过2500平方米。公园管理方多次把园内违章违法的建筑情况向当地主管部门反应,但无人制止和追责。

  另外,截至2020年底,陆续有村民私建大小坟墓20多座,多数占地面积为50平方米至100平方米,其中有两座坟墓占地面积超过300平方米。

  ——对于以上种种违法行为,每次当违法者野蛮施工时(几乎都有幕后怂恿者),观音山公园都是极度忍让,或者及时向东莞市林业局、东莞自然资源局等相关部门投诉,从无和施工者发生肢体冲突,生怕引起不必要伤害或落入别人设计好的圈套里。

  ——而对于观音山公园的多次投诉,东莞林业局、自然资源局等有关部门一直置若罔闻,从未有相关实质性处理动作,这种选择性执法行为明显违反了我国行政法律法规的规定。

  2020年12月8日,东莞市自然资源局向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下达了“樟自然资(执法)决字﹝2020﹞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处罚如下:1.没收位于观音山森林公园山脚处的候车棚的0.08平方米(部分地块)的地上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没收位于观音山森林公园山腰处的观景平台的1.19平方米(部分地块)的地上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没收位于观音山森林公园山顶处的公厕0.16平方米(部分地块)的地上建筑物和其他设施;以上共没收1.43平方米土地上建筑物和其他设施……

  2020年12月23号,东莞市两违工作小组的人登上观音山,对两处可移动(近30平米)的安全旅游服务设施进行处罚,他们贴封条然后走人。——至于这个服务设施关闭会不会对游客服务带来什么影响,他们才懒得理会。

  面对观音山公园的选择性执法质疑,东莞自然资源局仅在2020年12月28、29两天象征性的派驻拆迁人员将观音山公园内违法建筑的围墙及附属物拆除,主体丝毫未动,然后就停工撤出,以表示他们没有选择性执法。

  2021年1月5日,樟木头镇二违拆迁办到观音山公园承包人黄淦波办公接待的法雨台开岀了5张告知书,要拆除承包前就有的进出法雨台的道路及停车区等。

  ——这个法雨台原名“青龙阁”,在1999年签署的“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内有这样一段文字:“5.青龙阁(即原石新管理区接待处),已建有一幢2层楼房,占地约3000平方米。”那段道路也是签订合同之前就已经修好的,不然石新管理区接待区怎么接待来客呢??

  ——各位看明白了吗?此番动作已经不是选择性执法,而是明显的黑恶势力打击报复,肆无忌惮蔑视法律的恶性行为!

  2021年1月6日上午一大早,施工人员就气势汹汹的开进观音山,人马和挖掘机部署在法雨台,随即展开行动。

  ——1月4日签署告知书,1月5日送达观音山公园,1月6日不容丝毫分辨挖掘机就开始强拆行动,这样的“高效率”着实让人震惊。

  ——这种选择性的执法,对有利益往来者的违法行为可以视而不见,对合法经营不愿利益输送者就打击报复,鸡蛋里挑骨头,拿放大镜找错误的执法行为,岂能有利于地方经济的发展?如果把这份功夫用到为人民服务方面,那会做出多少功绩?反之,把这份功夫用到伸手捞钱上,必然也会赚得盆满钵满!

  ——这种选择性的执法,对东莞的营商环境无疑是巨大的伤害,难怪这几年,东莞外来人口急速逃离,企业大批倒闭或搬迁,人为的因素使东莞经济雪上加霜,前途堪忧。

  四、可怕的东莞城市现状

  东莞城市特写,网友实拍视频:

  镜头1:2020年11月2日。在东莞南城寻找办公室,东莞南城天安数码城,这是市政府重点打造的科技产业园区,也是东莞规模最大的孵化器。一个建筑面积200多平米的大办公室,每个月租金7500元,还是蛮划算的。——商业地产和民营租房一样,租客少了,租金自然下降。

  镜头2:2020年11月5日。东莞凤岗汽车站很凄凉,店铺80%关门,车站人很少乘客很少,往日繁华已不在。曾经凤岗汽车站是深莞两地人流亮很大的汽车站。

  镜头3:2020年11月14日。东莞中堂镇火车站,车站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旁边一家工厂,冠宇木业,人去楼空,也不知是搬迁了,还是倒闭了。

  镜头4:2020年11月16日。东莞清溪镇挨着清溪车站旁边,又一家工厂倒闭,这个厂满员是一万多员工,工厂倒闭这些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镜头5:2020年11月27日。东莞塘厦凤凰岗,凤凰岗天桥上,十几年前来到这里,放眼望去感觉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人在变,社会也在变,一切都变了,好活厂也是几千人的大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倒闭了,旁边的宿舍一片空荡荡。

  镜头6:2021年1月26日。东莞寮步镇下岭贝步行街,曾经很繁荣,快过年了人非常的少,下午2点多,没什么人,大多店铺都关门。背景歌曲是“东莞不相信眼泪,成功靠百炼千锤,抛开所有的负累,向着梦想追……”伟易达步行街人流也比往常少许多,开门经营的店铺也很少,因为快过年了,衣服呀什么的打折很厉害。最便宜的租房150元一个月,光线不好,环境很差,

  镜头7:2021年1月28日。春运第一天,东莞常平镇东莞东站的客流量少,大家都就地留莞过年吗?还是都提前回家了?漂泊在外的你回家过年吗?

  镜头8:2021年2月1日。在东莞万江区石美大街上,吃中午饭都时候,走了几条街才找到一家有营业的饭店,买了一份苦瓜炒肉,大部分店铺都关门,街上冷冷清清。我老乡让我在这边等他,说要等到5号一起回老家,吃完饭回去继续睡觉,好烦,过两天可能饭店都找不着喽。

  人走、楼空、厂空,到处都是空荡荡荡步行街,空空的厂房,出租房租不出去,门面房厂房更是无人问津!“世界工厂”的机器慢慢停转,东莞的社会经济怎会变得如此凋零?营商环境极其恶劣是其中主要原因之一,而营商环境为何变得如此恶劣,难道在东莞高居官位上官老爷们不该扪心自问,深刻反省一下吗?!

  (未完,请继续关注后续内容)


   相关评论
反盗版和反盗链权利声明 Copyright © 2020 中国雷剧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