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雷剧游戏 > 时尚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 │ 人物_章宇

2020-11-15 16:39:40时尚临风搜狐890
内容摘要: 原标题: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 │ 人物 哈尔滨的秋天,落叶铺在宋佳放学必经的小路上。每天中午,她踢着叶子一路回家,阵阵清香穿过树叶的缝隙,钻进她稚嫩的鼻腔。“时间最了不起,最伟大”,宋佳时常想起它留下的诸多财富。 她头天晚上刚从南方飞过来,早上出门时,树声沙沙,勾起她儿时......

原标题: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 │ 人物

哈尔滨的秋天,落叶铺在宋佳放学必经的小路上。每天中午,她踢着叶子一路回家,阵阵清香穿过树叶的缝隙,钻进她稚嫩的鼻腔。“时间最了不起,最伟大”,宋佳时常想起它留下的诸多财富。

她头天晚上刚从南方飞过来,早上出门时,树声沙沙,勾起她儿时的记忆。“唉,我觉得这是秋天的味道,因为我很久没回北京了,你知道我一直在南方。南方是那种湿漉漉的,质感完全不一样。”所以采访当天她心情很好,即使行程排得满满当当,也要挤时间在办公室里吃顿午餐,打开敞亮的落地窗,把阳光和空气请进屋。宋佳念旧,对味道特别敏感。

人还没坐定,她就问化妆师借镜子,要看看牙齿上是否沾了菜叶。“快,快!”她直起身子击掌,像个较真的场务,然后扬起下巴对大家说:“好了,各位老师别动了啊!”

一句“宋佳老师”的问候话音未落,就被她半路拦截:“没有没有,别叫我老师,我也没教过你什么。”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一部“舒服”的戏

起初,宋佳觉得《风平浪静》中的潘晓霜一角“谈不上什么挑战”,倘若真有吸引她的地方,那么只是一点甜甜的新鲜感。她演了许多“苦大仇深”的复杂女性,这种看似简单,带有香甜爱情味道的角色,是她极少尝试的。

或许正因如此,影片监制黄渤担心她的力量感和气场,会对男主章宇造成压制,打破人物与故事的平衡。

宋佳对他说:“角色是塑造出来的。”

这句话悬在他脑子里,直到被宋佳的表演“狠狠抽了一个嘴巴”,才安然落地。

相反地,导演李霄峰早在看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后,就认定了宋佳,她对此非常疑惑,那里复杂而疯狂的林慧,与潘晓霜完全不同。“她那么美,在宋浩的生命中就是一道光,一个让他可以放下全部的痛苦秘密,心甘情愿地投入到她怀抱中的女人”。

李霄峰却说:“我就想让你拍一部舒舒服服的戏。”

她一下子理解了导演的想法,他所说的“舒服”,不是每天晚起、杜绝劳累,而是指创作的体验。他跟制片人都很欣赏宋佳此前的演出,同时也觉得有点儿心疼。“就说哎呀,小花演这种角色太多,他说我们让她来演这个舒舒服服,轻轻松松的一个角色。”打趣般的回答里,盛着一位导演对演员单纯的关怀与爱护。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进组那天,经验丰富的宋佳出奇地“特别崩溃”,回想当时的场景,她记得“可逗了”:上午还是《我和我的祖国》里那位英姿飒爽的短发飞行员吕潇然,下午就要换上一身玫红色裙子,在海边散着长发,展现潘晓霜的女性柔美。

她是一名需要准备的演员:“我不是那种,你让我上午演这个,下午换人,衣服不一样就马上换一个人,我真做不到。”

剧组开机半个月,章宇已经变成了宋浩,每个人和整个现场的氛围,都沉浸在故事当中,宋佳竟成了唯一的局外人,她着急了。怎么办?她开始给自己“找辙儿”。

第一场戏,宋浩服侍大着肚子的潘晓霜,两人一起上楼梯回家,随后的演绎调动了许多即兴台词,她跟章宇在闲聊中给孩子起名。开机前,宋佳唱起他们俩相识那天的一首歌,下一秒,她灵光一闪,想到孕妇经常喜欢吃东西,就让道具师拿酸奶来。一系列的细节和动作,全被章宇看在眼里,回想起来很是搞笑。

“后来熟了,他跟我说小花,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在那狂找辙儿?我说对,就是你在找心里支撑你的那个依据嘛。”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宋佳跟章宇建立起深厚的情感,她用三个“非常”赞美他:非常好地做了出来、非常棒的一个演员、非常有电影质感,她“确实很爱他”。

宋佳也爱这部戏,浮现在悲凉底色上的爱情,像一层微甜的盐渍,因那苦涩的口感而不易察觉,她醉心于这少有的体验,“感受特别美好”。

电影杀青后,她和主创们依旧在微信群里互相骚扰,表达对对方的爱和想念。这些爱的遗产,是演员工作带给她的有趣体验,让她偶尔想起时,新生感动。这群伙伴因为共同的热爱坐在一起,像孩子一样天真,每拍完一场戏,就会特别高兴,特别兴奋。

虽然没干什么大事,可是在他们的世界里,创作过程以及那些灵光一现的东西,“就是我们今天全部的意义”。

通过一部电影短暂地相聚,如同在一个房间里,一起哭,一起笑。大幕落下,房间消失,人群散去,回到各自的生活中。但宋佳深知,这段时间和经历,留给她的是什么。“你是难忘也好,你是收获了很多友谊,或者是来自创作者之间,对手之间那种很真诚朴素的爱,你自己是知道的,你会觉得很爱他们。”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演员就是生活

宋佳喜欢表演所呈现的生活化质感,但新近拍摄完成的电视剧《小舍得》,却因太过生活化,而让她有些害怕。接惯了“杀人放火”的角色,这是她第一次演“那么接地气的角色”,一位被学区房、摇号和孩子考试所包围的母亲。她自觉有点儿文艺,柴米油盐的生活琐碎离她特别远,担心自己“演不像”。

“你们不要觉得这是一个生活戏,好像就很容易,真的不容易的。尤其我是这种,又不太喜欢柴米油盐,生活中也不喜欢,喜欢的都是音乐、草地、酒、朋友、海边儿的那种。”

制片人说:“因为你是天上的仙女,我们要把你拉到凡间来。”

面对陌生的人设和台词用语,她一度乱了阵脚,后来经过不断的调整和努力,她逐渐找到了“那个感觉”。对于这次下凡的效果,她觉得应该还不错。

宋佳不推崇依靠外部帮助找自信,让自己迅速入戏的方式,甚至觉得那“是要批评的”。演员进入角色需要时间,她不爱聊“你怎么准备角色”的话题,因为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可能你躺在家里,你也没做什么,但是这段时间你脑子里都是角色,都是这个剧本,这个故事。你脑子里有这些画面,是很感性的一种准备。”

演员进入剧组的时候,剧本已经扔了,台词也都忘了,一旦穿上那身衣服,角色就是你了。将所有瞬间和即兴表达变成角色的那针催化剂,正是时间。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拍《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是生理上的累,导演娄烨“经常不喊停”,一条戏可能要从头拍到尾,需要强大的体力支持创作,“不然你就晕倒了”;演《四十九日·祭》的玉墨,则是心理上的煎熬,宋佳拍完休息了8个月,期间拒绝了徐浩峰导演的一部电影邀约。戏里有太多生死,惨不忍睹的情景历历在目,她心疼那个年代的女性,对她们的不幸和不易感到郁闷。

世事变幻如常,演员依赖时间“让一个角色从你的身体内走远,然后你把身体清空,去接纳一个新的角色进入”。宋佳认为表演不可能脱离生活,在迎接新角色之前,必须把自己所有的工作都放掉,工作人员、化妆师、房车,诸如此类,“让他们远离你”。

电影提炼生活的美,演员则要回归现实,去感受生活的美。对宋佳而言,生活的点滴是一种滋养,“早晚有一天会用在你的作品和角色上”。

她曾在一场婚礼上遇到一个醉酒的新娘:“穿了一个大裙子,结果摔了一个狗啃屎,裙子掀起来,整个短裤都露出来。我当时想,怎么有人在婚礼上会喝成这样?太丢脸了。”她把这个画面用在了《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和张颂文领完结婚证,宋佳出门时也摔了一跤。“我觉得这个特别好,谁会结完婚出来摔成那样?用在林慧身上,是一种浅浅的寓意,这个女人一生可能就不会那么安稳,可能注定有点儿坎坷。”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很多事情没有天才可言,演员就是生活,就是经历,只有从积淀中挖掘提炼,才有可能达到某种情感的浓度。

在“不知道怎么演”的新人时期,她跟着剧组的前辈老师,一点点进步。那时的她只在乎自己拍得爽不爽,从不考虑其他人,直到被一句话惊醒:一部电影的宿命是要见到观众的,不然你就是一个自嗨的过程。

“你拍给谁看嘛?你肯定是要传递到观众,他们的感受反馈到你这儿,才完成了一部电影的使命。所以我后来调整了一下,还是得拍一些能够见到观众的(作品),不能老拍那种见不着观众的戏。”

宋佳说,你不能去猜测,观众只能用来尊重。演戏不是抢银行,放一把火就跑,演员是一个长远的职业,它的终极结点是死亡。作为演员,她有一种使命感,认为必须本着尊重的态度,让观众通过作品感受自己的成长。“你小时候拍什么样的戏,你30岁、40岁的时候,要接什么样的角色,这都是在你的职业规划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你是什么样的演员,你在做什么样的事,你值不值得信赖,观众心如明镜。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对电影朴素的爱

戏剧学院的第一堂课上,老师告诉宋佳什么是好的表演。“有的戏再火,票房再高,那也是烂的表演。所以也要有一个正确的审美观,然后把这个东西坚持下去。”呈现好的表演是她身为演员的本分,如果时代是一条大河,那么她希望自己是河床里的一块顽石,坚守本分,永不随波逐流。

这两年,观众在电影卡司里看到宋佳,就会预先把它划为一个好作品。宋佳抢在我前面回答,她不敢说自己已经足够成为作品品质的保障,但“肯定是给一部作品增加好的质感”。虽然一部戏的好坏绝非一两个人所能左右,但身处表演这个环节,她希望自己能够尽量做到哪怕输阵,也绝不输人。

得到合作伙伴及同行们的好评,宋佳安之若素,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把握。同样地,她也从不吝啬对别人的赞美。过去的她羞于表达,从未跟父母提及爱,也没有那样的语境下生活过。后来,她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分享是一种快乐,可是对于电影的爱,她依然更愿意深埋于心。

“我不太喜欢用语言表达,觉得挺肉麻的。”她抗拒煽情,把每个角色演好,把每部电影拍好,少说多做,就足够了。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这种对电影朴素的爱,“跟你最直接交流的观众会感受到”,而演员跟角色的感情,却是很个人的东西。

在生命中的一段时间里,演员们结结实实地成为了角色,“或者说跟这个人互换了一次灵魂,所以这个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演员反复掏空自己,再反复装满,然而即使如此,也未必能和观众达到共感。

“可能有那么一瞬间(达到了),就会觉得很开心。因为这个世界上,我老觉得并没有感同身受,可能我在心里都快把自己逼死了,但传递到观众的时候,他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也许因为每个人各自经历不同,感觉不一样。”

宋佳的待映作品非常多,“全挤一块儿”。其中,徐浩峰导演的《诗眼倦天涯》让她又期待又忐忑,在想看的同时,也有点儿害怕,那是她首次反串出演,饰演一名剑客。

此前合作《师父》时,二人彼此欣赏,徐浩峰问宋佳:“你还有什么角色想演?”她随口答道:“我还挺想演个男的。”结果徐浩峰记住了这句话,拿着新剧本找到她。宋佳看后几近崩溃:“我说这怎么演?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太大的挑战,因为我不会打,我也不爱动,我是一个生活中从来不运动的人,我就爱躺着呢!”可徐导的戏,怎么可能不打?并且全是自己打,不用替身。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开机前,宋佳跟着徐浩峰练了两个月,但还是觉得不够。她顶着巨大的压力,整个人又累又瘦,在配音时连自己的打戏都不敢看。

“害怕你知道吗?我就觉得哎呀,不知道啥样。”

搞艺术的人不能圆滑

时间没有钝化宋佳的感受力,而是让它更丰富,更细腻。她时刻提醒自己“还是要简单,要单纯”,听到一首好歌她想在草地上打滚,美好的天气、与朋友干杯的啤酒也能让她愉悦,是“人特别本真的一种表现”。

演员格外需要这样的本真,她说搞艺术的人可不能圆滑,可不能放弃自己的棱角,“我觉得那就完蛋”。

回看《好奇害死猫》,宋佳依然觉得自己演得很好,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总有一种干净的劲头,那种没有被干扰过的状态是表演最本真的东西,“就是一种勇敢,一种无畏,就是角色该是什么样,我就是什么样”。她不会评判角色的美丑,好坏,主观的单方面判断是演员的自私,不应该用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去妄断一个角色。

她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因为外界的评价或讨论,忘记作为演员的本分。“来自于角色和表演,最纯粹、最本真的东西,是永远不能丢弃的。”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宋佳小时候在音乐学院学柳琴,她问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师:“我特别喜欢小提琴,但是小提琴特别难,我现在十七八岁了,这岁数现在学小提琴来得及吗?”老师回答:“你喜欢一件事,什么时候做都不晚,我40岁才第一次见到钢琴。”

老师的经历让她明白,在自己的世界里,时间才是真实有效的,才属于他,跟物理上的概念没有关系。“在你的节奏里也不要受别人影响,有的人快,有的人慢,都不一样,完全没有可比性。对,我觉得就是跟着你自己的心,在你的世界里走。

年龄是宝贵的,不必抗拒或过分关注,它只是一个数字,什么都不代表。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这样的心态让宋佳在接演跨度年龄大的角色时,能够轻装上阵。与其想着怎么应对压力,不如去想想怎么把事做好。

“当下这一分钟,这一刻,你把这件事儿弄好就完了,反倒是不要让自己想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杂念,那才是压力。”

宋佳眼中的演员,“里面要干净一点,要空一点”,要留下接纳角色的空间。如果里面满满当当,角色又如何进得来?

我讨厌标签,这是最大的偏见

宋佳快人快语,有点儿喜欢抢答,对话题走向的准确预判,多半得益于她敏感细腻的性格。一个人能做到对自己心中有数,已经足够难能可贵,而她不仅知道要向你传递什么,也很清楚自己该如何表达。迎着她爽朗的笑声和真挚的目光,随行同事口中那朵“纯粹的小花”,徐缓绽放。

白衫黑裤的宋佳往椅背上一靠,“好像女企业家”。一页页稿纸快速翻过,她边看边念,背下几百字的口播文案,只用了一分多钟。宋佳强调,演员就是一个职业,跟任何其他行业的职业并无两样。“只不过看似有一点点会得到别人的关注,因为作品,他会跟大量的观众去交流,仅此而已。”

她希望演员们“别太觉得自己了不起,但也别太轻视自己”,将光芒与能量都留在银幕上,留在角色上,所以生活中不必那么耀眼。耀眼的是明星,他们需要时刻给大众制造话题和谈资,但演员不需要。

“我不是女明星,不是。演员只需要你的作品角色出来了,有你的观众,当作品结束的那一刻,(演员)这人就见不到了。”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不工作时,她要么在家宅着,要么出门旅游,到达目的地后也喜欢“待着,就这样”。在世界各地的音乐节上,经常能捕捉到宋佳的身影,身后是草地、天空、漂亮的人,还有音乐和酒,让她感到自由。

宋佳自幼喜爱唱歌,演戏往往充满压力,唱歌则是一件放松身心的事,胡来就行了。“我指的胡来就是你情绪的那种表达,是你可以表达你自己的,演戏永远是演的,要演别人,这个东西是时刻要提醒自己的。”乘着酒力,宋佳光着脚就能开嗓,她自觉唱得还不错,所以很轻松。但演戏是一个纠结的过程,她必须时刻绷紧神经,不敢懈怠。

不同的社交平台上,记录着她的思考与快乐。有限的图文所展示的,都是她,也都不是她。什么是一定的真实呢?宋佳说:“真实有时候也是你眼中的,就是你自己想做的事情,你自己开心,就这样。”小草、小狗、小花,是她分享最多的意象,幼稚而简单。

她从未深究这些喜好体现了什么,“我就看到那种可爱的一切,我就受不了。”

宋佳:我不是女明星,不是_│_人物_章宇

生活中的宋佳特别萌,一点儿都不深刻,你瞬间想出的任何一个形容词,都可以是她。宋佳最讨厌的标签,认为那是最大的偏见,是最不负责任的一种表达,人们只有试图在短时间内认识一个人,或者理解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这么做。

“这个非常不负责任,人如果那么简单就能说得清楚的话,我们也别做演员了。”她话锋一转,严肃起来。

首发于《新周刊》杂志

及其官方公众号的版本

较本文有删改与微调


   相关评论
反盗版和反盗链权利声明 Copyright © 2020 中国雷剧 All Rights Reserved